搜索 解放軍報

品讀鐫刻在萬里邊關的詩行 領略邊防軍人的"詩歌與遠方"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鄭蜀炎 發布:2021-03-10 07:51:4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鐫刻在萬里邊關的詩行

■鄭蜀炎

西藏軍區查果拉哨所官兵堅守戰位。

詩離心靈最近,就像守衛在絕頂險峰的邊防官兵離藍天白云最近一樣。

詩是情感最直接的表達,如同當代戍邊人逸興遄飛地揮灑“詩歌與遠方”一樣。

邊塞,是家國天下的地理標志和文化符號。片晷千年,河山萬里?!扒锊蓠R蹄輕,角弓持弦急”,中華民族興于漢、盛于唐的邊塞詩,不僅作為藝術作品掞藻飛聲于歷史的緯度間,更作為一個民族的精神刻度和品格風骨,不管經歷多少歲月滄桑、風雨激蕩,凜然于時代的演進,始終是這片國土上獨絕天下的瑰麗卷軸。

今日邊關猶在,邊塞詩情依然。作為軍事記者,筆者寫下過一篇篇記錄鋼鐵雄關的新聞,也在萬里邊關的跋涉中采擷、領略到邊防軍人那一首首“會讓人心里發燙,會讓人挺起肩膀,會讓人血脈僨張”的“新邊塞詩”。

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一名戰士守衛祖國界碑。

男兒詩心唱天涯

對青春最滾燙的記憶,

莫過于將它凝成詩行。

激情地,在雄關風雪彌漫處豪唱,

永久地,鐫刻在青春無悔的邊防。

——摘自街津口哨所退伍老兵的詩

黑格爾說:“人的精神,必須而且應該配得上最高尚的東西?!焙翢o疑問,用鋼槍與韻律、忠誠與勇敢寫下的新一代邊塞詩,就是這樣“最高尚的東西”。這些披瀝肝膽的詩篇傾訴的,是邊防軍人用青春和生命與祖國河山訂立的不悔之約。

南疆新春,男兒詩心。南部戰區某邊防旅“戍邊英雄連”3名成績突出的新兵,第一次踏上了山岳叢林巡邏的隊伍。他們第一次走過已經回歸和平安寧的雷場,第一次見到莊嚴神圣的界碑,也第一次寫下自己的邊塞詩:界碑是軍人心中最高的山峰。

新兵們充盈著凜凜之氣和拳拳之忱的詩句,使我想起在這片曾經硝煙彌漫的土地上采訪過的掃雷部隊班長張衛軍,他也在這片雷場創造了多項第一——憑借數千次的排雷紀錄被稱為“雷場第一兵”;以排雷的面積、速度和無傷亡紀錄獲得“排雷速度和數量第一”……

難忘的是,他自豪滿滿地告訴我,自己寫的詩第一次在排雷慶功大會上被朗讀——

雷場上的和平鴿在飛翔/每一根羽毛上都系著士兵的理想/硝煙中透出的那片湛藍天空/就是對士兵最高的獎賞……

我不知道別人怎樣評價這詩,但我毫不猶豫地給這位老兵又評了一個“第一”。

海拔的高度不能決定詩歌的精美度,但是,2020年灑淚告別“無名湖”哨所的退伍老兵熊成,卻有著自己的理解:“在艱苦環境中的奉獻是一種情懷,也是一種詩意?!?/p>

這位在哨所奉獻8年的老兵,有資格也有底氣說這話。由于海拔高度在4500米以上,這個哨所有“云端哨所”之稱。無名湖不僅“無湖”,而且無路,每年的大雪封山期長達7個月……無論地理海拔還是“心理海拔”,都是絕對的“雪山孤島”。

然而,熊成自豪地說,就像不缺少風雪一樣,這個哨所也從來不缺少詩歌。哨所正面,一塊巨石鐫刻著洋洋灑灑的《無名湖賦》;哨所四周的石頭是官兵們平時抒發情感的題詩之地——這塊刻著“雙腳量邊疆,鐵肩擔國防”,那塊寫有“無名的堅守,也是一種幸?!薄?/p>

最令人感嘆的是,他們還擁有相當浪漫的儀式——將官兵和社會各界贊美無名湖的詩歌,編印成詩選《我就愛這無名湖》,作為退伍老兵永久的紀念。

詩冊上不乏名家之作,可直擊心靈的,卻是熊成和戰友們的詩句:“站在家鄉望無名湖/與站在無名湖望家鄉/距離一樣/思念卻不一樣長……”

“滄桑只當尋????!苯痣u山哨所的鎮南炮臺上,有一尊銹跡斑駁的德國克虜伯大炮。當年,清軍花了大把銀子將它買來,第一次試射,炮彈就卡在炮膛里。百年風雨間,“啞口無言”的它成為一段悲愴邊防史的目擊者。

老炮依舊在,邊關展雄姿。今天,駐守在這個老哨位的,是被中央軍委授予“衛國戍邊模范連”榮譽稱號的某邊防連。古炮臺一旁,花紅似火的木棉樹林,因在保衛邊疆的戰斗中留下累累彈痕,獲得了“英雄林”的稱號;山坡上,一片挺拔堅韌的劍麻鋪展開來,寬厚的葉片刻寫著官兵們創作的一首首詩歌,在“英雄花”的掩映下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劍麻詩林。

“哨所方寸地,月共九州圓”“鋼槍會說話,刺刀似劍麻”……連隊有個傳統,官兵們無論是退伍、考軍校還是調離,臨行前,都要在劍麻上留詩一首。

現在的劍麻叢中,還有700余首詩歌。前去采訪的我也刻下了詩句:“鐵打的哨所鋼鑄的兵,扎根的劍麻忠誠的心?!?/p>

有這樣一種說法:“能夠聽到自己心里聲音的人,是幸福的人?!苯衲甏汗?,云南邊陲,瀾滄江畔的武警某執勤中隊官兵,都感受到了這樣的幸?!麄冊凇吧剿l士”迎春詩會上,用自己的心聲盡情歡慶春節,迎接祖國歷史性告別絕對貧困的頭一個春天。

中隊官兵涵括7個少數民族,有些官兵的家鄉就屬于原本的貧困地區。山河巨變、家鄉脫貧的喜訊,使得這個春節,變得格外溫暖而充滿詩意。

“千年夢想,百年奮斗,一朝夢圓。邊關責任,戰士情懷,鋼槍在肩?!敝笇T李江吟誦開場后,10余位官兵朗誦了自己寫的詩。

因恰好至此采訪,我有幸參加了詩會。坦率地說,就詩而論,這些語句的文字韻味皆顯稚嫩;但就情而言,那飽滿的摯情卻如滔滔的瀾滄江水,在人心間激蕩。就像老兵王思達的詩句:我們忠誠地堅守在這片土地,是為了它永遠的和平與富?!?/p>

“新栽楊柳三千里,引得春風度玉關?!边吶姰斎灰獙懛榛疖惫?、飛檄疾征。但是,祖國的繁榮強盛、富裕安康,也使得萬里邊疆“每天都在山歌里醒來”,成為春色葳蕤、弦歌雅意的錦繡畫卷。

詩由心生,在此情此景中領略令人怦然心動的“新邊塞詩”,注定是人生中一次美好的遇見。

北部戰區陸軍三角山哨所官兵雪野巡邏。

春風吹拂天邊邊

因為遙遠,

生命中有了思念和詩篇。

因為遙遠,

眼睛就能看到高高山巔。

心跳就能傳到那個天邊邊。

——摘自某高山雷達哨所一位班長的《與妻書》

古代邊塞詩中,“猶是春閨夢里人”,凄婉哀思的名句流傳千年。在今天戍邊人筆下,“春閨夢里人”猶在,那些如花綻放的詩歌間,卻洋溢著“今逢四海為家日”的壯志豪情。溫情涌動、綿延相思間,充滿了泉石激韻般的時代美學。

話題就從開頭幾句詩說起。

在某個高山雷達站哨所,從山底到哨所的臺階,剛好和一年的天數一樣——365級。雷達班長趙小濤別有一番浪漫,他有一個專門的日記本,每天都要從哨位旁摘下四季不同的花瓣樹葉貼在上面,并且時常在旁邊寫下一些人生感悟和思念妻兒的詩句。

寒來暑往,一年下來,厚厚的本子已然變成一本花簇錦攢的詩集——《與妻書》。

春節來臨,妻子帶著小兒子來山里探親。由于專業性強,哨位離不開,趙小濤初一也必須上崗。一大早起來,妻子帶著孩子于365級臺階前送別,并在一張節日賀卡上留詩:“365級臺階,級級系著祖國;365頁日記,篇篇拴著你我?!?/p>

這詩不知道在趙小濤心里劃下了怎樣的波瀾,但下崗歸來,他的本子多出了一枚剛剛綻開的高山梅花花瓣,還有上面那首給妻子的應答詩。

“年年細雨鄉關路,都在桃花淺淡中?!碑敿覈異酃餐厥幱谕恍芍袝r,心中斑斕的情感就一定會化為血脈里涌動的詩行。那年“十一”,某邊防團為前來探親的軍嫂們安排了一次特別歡迎儀式—在觀看過國慶70周年閱兵的電視直播后,他們將這些平日“遠在彼兮,旦夕以待”的軍嫂們請到部隊榮譽室,為她們介紹她們的丈夫在各自崗位的種種奉獻成就。

來到祖國門前,國旗之下,他們為每個小家留下“全家?!?。五星紅旗招展的藍天白云下,一位教師軍嫂即興吟誦的詩句,久久地盈于耳、蕩于心:“此刻我多想變為藍天上的白云/伴隨著我心中的雄鷹/在燦爛的風景中飛翔/投下我們比翼的身影?!?/p>

邊防軍人的特殊使命,疆域的廣闊遼遠……這一切都在提醒著我們,距離,永遠是戍邊人的標配。

他們有大江東去的豪邁吟誦,亦有充滿眷念的詠嘆。在東海前哨一個小島上,我從連隊的黑板報上發現,寫詩作詞是這里官兵普遍的業余愛好,頗有點“書生襟抱本無垠”的意味。而且,詩文水準不亞于許多專業作者,其情之切,意之深,令人心溫眼潤。

“我在遙遠的海島等雪/雪是心里的一個名字/在那朵朵浪花間/我尋覓著雪花的晶瑩?!?/p>

寫詩的是一位來自北方的大學生士兵,因故事還在發展中,他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名字。但我相信,那片晶瑩的雪花,終會在萬里海疆為這位瀟灑男兒而飄灑……

邊塞詩寫邊塞事。今日邊關要塞的新風貌、新景觀理所當然地構成了新時代邊塞詩的主旋律。

軍人團圓的距離坐標,是無條件由祖國標定的。在調整改革中,某旅奉命從繁華都市移防到邊陲小鎮。受命之時,教導員段成亮正在休假照顧妻子和剛剛出生的孩子。

接到命令后,他只有一句話:“堅決服從命令?!?天后,他就趕到了位于邊陲的新駐地。采訪到這,話題轉到妻子身上,段成亮停頓了一會兒才又開口:移防后的各種工作和事務千頭萬緒,自己在新駐地第一堂政治課的開頭,就給大家讀了妻子來信上的詩句——“樹不會因挺立而腰酸/風不會因呼嘯而沙啞/愛不會因為距離而冷卻/而祖國,一定因有了你們的出征而強盛……”

1 2 3 4 5

責任編輯:楊凡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www185222.com域名使用側邊欄!
中文字幕亚洲欧美日韩2o19_青青青亚洲国产在线观看_色三级视频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2018年最新中字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